「赵长鹏」写的交易所,凭什么让「徐明星」赔血汗钱

摘要:在币安之前,赵长鹏最知名的项目其实是「邮币卡」。

2018 年 3 月 16 日上午,多名在 OKEx 上参与数字货币期货的用户,终于无法接受 OKEx 给出的「说辞」,亲自前往 OKCoin 北京公司楼前,展开「维权活动」。

多家国内科技媒体报道的此事件,并用了《徐明星,你还我血汗钱》这样的标题来做总结。

事件起因是这些用户近三个月在 OKEx 上参与过数字货币期货杠杆交易,而这些交易不但没能盈利,却使得这些用户损失惨重,按照当事人的说法,他们在经过多次尝试维权无门后,只得前往 OKEx,采用围堵公司的办法来维权。

若只是自己投资判断失误,即使输的倾家荡产,也不应该去让交易所背锅,毕竟在数字货币交易所上还敢加高杠杆玩期货交易,这基本和赌博也别无二致了。

既然是赌博,则需愿赌服输,但让这些用户气愤的是,他们认为 OKEx 作为「赌场」,在这其中「出老千」了。

从投中网对受害者的采访我们得知,受害用户在 OKEx 内设置的 50% 爆仓线提醒并没有生效,导致爆仓,交易本金血本无归。

更诡异的是,交易本金被平仓就算了,未参加交易的数百万现金也被强制平仓,导致用户全部资金被「没收」。

除此之外,当天 BCH 的 K 线快速探底又急速拉升。确实让人不由得产生怀疑,就是有人在背后操纵让他们爆仓。

其实币圈老韭菜都知道,这是不良交易所们惯用的手法了,恶意砸盘,禁止提币,甚至突然暂停交易数小时都有过不止一次。

当然,这都可以归结为「系统问题」,毕竟只要是「系统问题」,那背锅的就是黑客或基层程序员,就算火烧到公司高层,也只是到 CTO 就为止了。众所周知,OKCoin 曾经的 CTO,就是现币安创始人的赵长鹏。

这和赵长鹏有什么关系?

2018 年 2 月,福布斯发布的加密货币财富榜,赵长鹏以第三名的身份上榜,成为榜上的唯一华人。距离币安上线,仅过去了 7 个月时间。

只是作为一个技术人员,赵长鹏在交易系统上的「屡屡战功」让人不禁生疑。

从左至右,OKCoin CEO 徐明星,原 COO 何一(现币安 Cofounder),原 CTO 赵长鹏 CZ(现币安 Founder)

2015 年赵长鹏从 OKCoin 离职时,可是引发了一场币圈盛大的撕逼大战。

赵长鹏声讨 OKCoin、指责其伪造合同、涉嫌洗钱,而 OKCoin 则反指赵长鹏学历造假、出卖公司利益,指责赵长鹏的好朋友 Roger Ver 完全不守承诺,翻脸不认签好的合同。

这场撕逼大战最后不了了之,但这段时间的工作,使得赵在交易所开发上的「经验」愈加丰富。

根据媒体介绍,赵长鹏早年在蒙特利尔的麦吉尔大学学习计算机科学之后,在东京参与过东京证券交易所开发匹配交易系统,后面在纽约彭博社 Tradebook 做期货贸易软件。

27 岁的他在不到两年内获得了三次升职,管理着新泽西、东京、伦敦的部门员工。但作为交易系统专家的赵长鹏还是不满足,所以 2005 年他辞职去了上海。

在这段耀眼的早年之后,赵长鹏开始了自己的创业生涯。他在上海开了一家名为 Fusion Systems(富讯)的公司,专门为股票经纪人开发速度最快的高频交易系统。

很少有人注意到从 OkCoin 离职到成为币安创始人这段时间,赵长鹏做了什么。在赵长鹏官方的 Title 中,只有两家,一家是面向国外的 Fusion Systems(富讯),一家是面向国内的比捷科技。

在被 OkCoin 指责「交易系统开发不利」之后,赵长鹏却重操旧业,继续做起了「交易系统」的生意。

GlassDoor 上前雇员点评「自己简历上的污点」

在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对 Fusion Systems(富讯)的调查中,并未发现这家公司的实际业务,但在外国职位点评网站(国外版脉脉)GlassDoor 上,Fusion Systems(富讯)确实在日本存在着一些业务。

但显然,公司的整体评价非常低,管理混乱,有员工将在 Fusion Systems(富讯)日本的工作经历称之为「工作上的污点」。

当然,Fusion Systems(富讯)这家公司与今天要讲的并无关系,而有关系的是离开 OkCoin 与创立币安之间成立的比捷科技。

同一套代码下的不同骗局

根据官方介绍,比捷科技创立于 2015 年 8 月,该公司主要为交易所提供技术解决方案,创始人和 CEO 是赵长鹏。

这是一个主要为文创品期货提供交易系统的公司,已为 30 多家交易所提供云交易系统服务,初创一年内即收入 3610 万人民币。这家公司持有币安的商标。

在互联网上搜索比捷科技,你大多搜索不到什么内容。但在过去的几年中,比捷科技为多个已经跑路的交易平台提供了交易系统。

只是这里的交易平台,不是指数字加密货币交易平台,而是邮币卡平台。这种平台将邮票、钱币、卡片等收藏品集中分类、托管上市、定价发行,像股票一样在交易所进行挂牌交易。

邮币卡平台基本上照搬股市交易规则,但是却没有证监会这样的国家机构监管。不少人通过微信、QQ、论坛等渠道进入邮币卡交易所进行交易,但大都在「邮币卡老师」的指挥下被骗的血本无归。

在邮币卡之后,又出现了「文交所」的玩法,所谓文交所,即将一个文玩的价值放进交易所拆成几万份进行交易。让每一个投资人可以在不持有整个文玩所有权的情况下,根据文玩的价值波动进行交易获利。

如此伤天害理的骗局,早就被央视曝光过,去年 8 月邮币卡平台已经被国家相关部门清理整顿。

了解邮币卡和文交所的朋友都知道,这两种模式其实和现如今的 ICO 模式非常相似。尤其是在邮币卡领域,只是将数字加密货币换成了实体的纪念币。而这些纪念币往往是没有任何纪念价值,凭空捏造出来的纪念币。

两类市场都缺乏监管,中心化的交易所导致信息不对称,交易不透明。庄家在这两类市场上的拉盘、砸盘也几乎一致。

当新币/票上市的时候,市场价格在庄家的拉动下水涨船高,投资者买入后庄家开始抛售,币/票价格开始下跌,导致投资者被套牢。往往这些被庄家拿来炒作的币/票,其本身就没有什么实际价值,全都是凭空炒作出来的。

这么说来,邮币卡、文交所和 ICO 其实用同样的技术就可以解决投资者进行在线投资、交易的问题。

这与赵长鹏有什么关系呢?

赵长鹏在创立币安之前所创办的比捷科技,就是一家为邮币卡和文交所提供技术方案的公司。登陆比捷科技我们可以看到,其官方的案例展示中包括上海文交所在内的国内多个知名的文交平台。

而时至今日,除上海文交之外,几乎所有其他的交易平台均已受到限制或直接关闭。其中还有一些涉嫌诈骗,已有警方介入:

比捷科技客户案例列表中所示诸平台现状:

上海文化产权交易所-仍在营业,负面新闻频发。

上文陶瓷-官方公告称于 3 月 8 日起系统升级暂停入金和清算,办公地址搬迁且未说明新办公地点。

明星勋章-官方公告称,已于 12 月 22 日停止运营,恢复时间待定。

上文引立-网站显示系统建设中。

上文沙丘-仍在运营,负面新闻频发。

上文申江-官方公告称,于 2017 年 2 月 28 日进行系统升级,至今未恢复。

金一黄金-正常运营。

众创聚投-已无法找到。

上海安谛克-已无法找到。

除此之外,通过外部新闻的搜索,比捷科技还帮助河南一家文交所天承商城(已停运)完成了平台搭建。并与普洱银行达成了合作协议,目前普洱银行已换壳发币,据称是一种与普洱茶相关的数字加密火币。

无论用以上的哪一个名字在搜索引擎中搜索,都能够找到大量投资人或投资人亲属控诉诈骗的信息。而从诈骗手法来看,这些交易所与今天数字货币交易所涉嫌诈骗的手法几乎一摸一样。

BB 发现,针对这种新型的业态国家一直采取了较为观望的态度,直到 2017 年年末,才重拳出击整治了中国整个邮币卡和文交所体系。

如果说这些利用文玩交易和邮币卡交易实施诈骗的是犯罪,那么比捷科技就是为这些犯罪分子提供了武器。

但正如,刀可以被用于做饭,也可以用于杀人一样。比捷科技并没有实际参与到这些可能涉及诈骗的平台中去,但比捷科技着实为这些平台的诞生提供了很大的便利。

根据比捷科技对自身产品的介绍,它们提供最快 5 个工作日的交易所搭建工具。搭建出来的交易所除了具备 PC、App、微信、网页全终端覆盖的交易界面之外,还提供了诸如裂变红包等引流的方案。

在服务支持中可以看到,比捷科技甚至不止出售产品,还提供一整套的交易所运营方案。这一服务被称为「一个月筹建交易所」,其中提供的具体服务包括:

协助制定交易所商业计划书,推荐第三方托管商业银行;比捷科技具备多家银行、支付公司、第三方行业垂直平台合作渠道;可为交易所提供资源、互助共赢;提供交易所职能架构、规模、团队培训、产品设计方案等咨询服务。

是不是还是很熟悉?

这些服务和淘宝上那些从白皮书、官网、发币、上交易所的一条龙服务极为相似。

尽管比捷并没有直接参与这些交易平台的运营,因此即便这些平台涉嫌违法也与比捷科技无关。但不得不说,这依然是一门很赚钱的生意。

根据比捷科技官网上留下的线索,比捷科技在 2017 年入驻了阿里云云市场,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在云市场中找到了比捷的云交易系统。

价格显示,使用比捷云交易系统每年要向比捷科技缴纳 240 万人民币的费用。根据商品页显示,这一价格仅包括交易系统的租用成本,不含服务器带宽及对应的服务。

2017 年 3 月,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下称”清整联办”)发布「清整联办 [2017]31 号文」,要求对各类交易场所进行清理整顿,邮币卡电子交易市场也在其中。

此后,各类邮币卡和文交所都开始跑路或主动清退。而赵长鹏也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了币安的开发当中。

技术真的无罪吗?

回看赵长鹏的整个职业生涯,2013 年了解到比特币这个新事物,随后加入了 Bitcoin Block Explorer – Blockchain 的开发团队,利用一年的时间把团队成员扩大到 4 人,开发出了当时颇受欢迎的 Blockchain 钱包。

仅仅一年,赵长鹏就离开了这个团队,媒体称他和 Bitcoin Block Explorer – Blockchain 团队是友好散伙。

2014 年 6 月,赵长鹏以技术总监的身份加入 OKCoin,同时负责 OKCoin 的国际化事务。

9 个月后,赵长鹏就从 OKCoin 离职,理由是不认同公司的未来发展方向。于是便有了前文提到的那次轰动币圈的骂战。

在时间线上,赵长鹏是在这次撕逼之后才创立了比捷科技,隐于后台为邮币卡行业和各种文交所提供解决方案,不再亲自上阵去赚「脏钱累钱」。

直到 2017 年 7 月币安上线,赵长鹏终于再次重回一线亲自参与到交易所的搭建和运营之中。

时至今日,币安的商标还在比捷科技的公司下。

2016 年 1 月 7 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对快播涉黄案的庭审,快播 CEO 王欣坐在被告席上

人们可以理解「技术无罪」,但前提是你写的是一个下载黄片和盗版影片的平台。

但如果你用技术写了一个又一个「出千的赌场」呢?


区块笔记版权所有丨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赵长鹏」写的交易所,凭什么让「徐明星」赔血汗钱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