韭菜席地而坐|和菜头

周边参考 blockchain 来源:槽边往事 5个月前 (03-02) 165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春节前后,我的朋友圈平均每天都能看到 2-3 条关于比特币或者区块链的内容。现在,这个数量还在持续增长,而且开始向群里蔓延。与此同时,我的公众号《槽边往事》的留言里,每天也会有读者提出各种关于比特币和区块链的问题。此情此景,让我回想起当年中国股市最疯狂的那段时间,街头巷尾人人都在谈论股票,都在谈论大顶在多少点位。

我内心对此毫无波澜,用最简单的方式来解释的话,那就是:大师给我算过命,我命里不带偏财。在历史上,我参与的所有投机项目都失败了。小到麻将炸金花,大到股票权证,就没有一样是赚钱的。我得老老实实干活做事,才能换一点辛苦钱,这就是我的命。所以,比特币从诞生到现在,我就没有动过念头去买。身边的熟人从中赚了多少钱,赚了多少个波次,和我没关系,我确信自己只要进入,就一定会被套牢,这就叫做历史唯心经验主义。

真正给我带来触动的,是我的朋友霍炬。他是一名杰出的程序员,家里的沙发一度是北漂程序员的第一站。前几年他跑去了加拿大,从此朋友圈里天天晒猫晒鱼晒雪景,基本上已经是预备役神仙。但是,他最近突然动了,在一个叫 press 的区块链项目里担任技术执行官,他可爱的太太也加入了项目之中—为了区块链,两口子连神仙都不打算做了。

霍炬一向以理性冷峻见长,所以我对他的选择不能等闲视之。如果霍炬都愿意在赋闲已久之后重新出山,区块链这玩意儿看起来还是值得研究一下的。所以,我去买了本阿尔文德的《区块链:技术驱动金融》来自学。看了三分之一之后,我非常确定一件事情:在这一轮由比特币而起的区块链热潮里,我就是根韭菜。

对,我是根韭菜。

在一个新兴的场子里,如何确定自己的地位?去找周围有什么韭菜没有。如果一根韭菜都找不到,那么,你自己就是那根韭菜。就区块链而言,我不认为我理解了它的技术原理,明白了它的运行机制。网上有很多文章,所有这些文章里都有无可计数的比喻。区块链今天是记账本,明天是电子钱包,后天是个人网络户头。比方可以永远那么打下去,太阳可以像火球,可以像汤圆,可以像烤白薯,但它不是火球不是汤圆也不是烤白薯。这些比喻对理解太阳是什么,太阳如何燃烧,并没有任何帮助。因为要理解太阳,就得理解核聚变,火球汤圆烤白薯里并没有这种过程。

也就是说,在运行机制上,我并不比大多数人知道得更多。

在一个新兴的场子里,如何做出正确的判断?答案是有真正的信息,然后你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真正的信息在谁手里?谁知道具体的某个区块链项目是做什么的?有多少可行性?或者知道它是准备真的在市场上运营下去,还是准备打个短线抢一把转身就走?我并不知道,我只知道现在流行谈信仰:比特币是一种信仰,XX 币是一种信仰,区块链是一种信仰,相信未来是一种信仰。哪儿来的那么多信仰?什么时候信仰变成了一种取巧的方法?对一个市场的运行无法理解其中机制,也无法获取有效信息,最后居然能够靠信仰做出判断,这真是一种轻省的办法。那么两手空空,只有“信仰”的人,不是韭菜还能是什么呢?

我连信仰都没有,可以说是一根不及格的韭菜了,我怀疑我根本是一条扁的葱。

迄今为止,我还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令人信服的区块链实例,所有人都在尝试。但是,世界如此喧嚣,让我异常慌张。在那些鼎沸的人声里,区块链并不是一个捉摸不定的未来,并没有充满了巨大的不确定性,而是一种触手可得的未来,一种迫在眉睫的必然,各种挑逗性的话语,让人深信区块链就是通往未来的船票。这就像是七大姑八大姨在产房门口大声讨论即将到来的新生儿会有怎样光明的未来,又会如何彻底改变这个家族的命运,但医生还没有确定那个待产的妇女是怀孕足月还是单纯的肥胖。

但有些人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即便在人人亢奋莫名的状况下,也清楚冷静地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那么说。而我刚好不在这些人之中,所以我注定了只能当一根韭菜。

生而为人四十二载,我只有当韭菜的丰富经验,从来没有品尝过收割韭菜的快感。作为一根云南韭菜,我经历过对普洱茶的信仰,对兰花的信仰,对橡胶的信仰。作为一根中国韭菜,我经历过对批文的信仰,对铺面的信仰,对大盘的信仰,对楼市的信仰,对食盐的信仰,对板蓝根的信仰,对互联网的信仰。在每一次狂热到来之际,99%的热闹最后都会归于一地鸡毛。历史一次又一次地对人们说:你们猜不到我!只有 1%的幸运儿,他们洞见未来,在喧闹中静默地修筑通往未来的道路。在一次又一次的热潮中,我都在努力找寻这 1%。遗憾的是,这些人并不喜欢发声,等你最终看见他们的时候,机会早已经过去了。

就互联网而言,当初宣称看到信息高速公路未来的人,现在又在哪里?而在这条高速公路上奔驰的人又是谁?宣称看到 web2.0 未来的人,现在又在哪里?而真正踩在 web2.0 上的人又是谁?宣称看到移动互联网未来的人,现在又在哪里?而真正掌控了移动互联网的人又是谁?如今再来看,信息高速公路上跑的不是那些做网站做个人主页的,Web2.0 也不属于所有的博客网站,掌控移动互联网的人并不是当年的 SP,虽然当初看起来他们最懂手机用户。

所以,作为一条韭菜我已经厌倦了每一次随着人潮起立欢呼。我决定就那么坐下,做一条席地而坐的韭菜。也许以往的每一次,我都因为起立而被人群遮蔽了视线;那么,在这一次,我希望坐在地上,能看清楚热闹的跟脚。

题图摄影:Alexandra / München

图片授权基于:CC0 协议

槽边往事和菜头 出品

【微信号】Bitsea

个人转载内容至朋友圈和群聊天,无需特别申请版权许可。

请你相信我:

我所说的每一句话,

都是错的

                  禅定时刻

他们说,韭菜一生会被收割三次。韭菜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植物,无论怎么收割,它们总是会顽强地长出来,就像是没有记忆。每次韭菜长出嫩叶来,就会被收割一次,人们喜欢吃鲜嫩的韭菜叶。第三次之后,人们任由韭菜生长,因为需要韭菜结出种子,好在下一年播种。


区块笔记版权所有丨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韭菜席地而坐|和菜头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