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孙宇晨:以太坊当年也割韭菜,但是他们赢了

深度分析 blockchain 来源:区块律动 3个月前 (05-06) 79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孙宇晨听过这样一个鬼故事:

男朋友去爬山,女朋友留在营地。

七天后, 整个营地的人下来,说她男朋友山崩死了,要马上所有人撤回去。

后来女生去上厕所,男朋友却突然出现,拉着她的手,说整个团队的人都山崩死了,只有他活着回来,跟她说:

「你跟我走吧。」

听到这个故事时,孙宇晨感觉有点毛骨悚然。3 年前网上和杂志上关于他的报道和争议让他有过这种感觉,他当时不知道自己该相信谁。

如今,再次站在风口上的他,让吃瓜群众也有了相似的感受。一边是「割韭菜」「套现跑路」这种不断爆出的负面舆论,一边又是孙宇晨不时出面澄清,证明自己的清白。该相信谁?

无论身处币圈内还是圈外,想看懂并理解孙宇晨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区块律动 BlockBeats(微信号 BlockBeats)近日在波场 TRON 位于北京的办公室对孙宇晨进行了独家专访

面对当下的种种质疑,他认为短期内是无解的,唯有埋头去做。因为做波场之前,他确信已经想清楚了所有的问题。

「战场的结果早在战争前就已经决定了。」他说道。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特别邀请波场创始人 孙宇晨 参加第三期代币投资者大会 。

「说我是币圈贾跃亭,我没懂点在哪?」

区块律动 BlockBeats:怎么想到去做互联网,变成一个创业者和商人的?

孙宇晨:跟我的留学经历有关系吧,我的研究生学校宾大是那种培养商人、创业者的学校。我们跟人家说我们学校有三类商人,一类是埃隆·马斯克那种做高科技的;一类是特朗普那种网红,转型当总统;还一类是沃伦·巴菲特做投资,但是特别保守的。

区块律动 BlockBeats:你现在走的是哪种路线?特朗普?

孙宇晨:我当然现在的路线还是埃隆·马斯克

区块律动 BlockBeats:可他们说你是「币圈贾跃亭」。

孙宇晨:首先我没懂这个点在哪?

贾跃亭他一山西人,我是广东的。

第二他娶了个明星老婆,我没有。

第三,贾跃亭确实跟我都在美国,还都在加州了,可能这是我们俩唯一的共性。但是很奇怪,乐视是中国企业,但波场是个国际化项目,中国用户很少,而且乐视欠了很多钱,在中国吃了很多官司,我没欠任何人的钱。

区块律动 BlockBeats:外界对你最大的误解是什么?

孙宇晨:人数最多,但也最好解释的误解,无非就是绝大多数人对分布式众筹(DAO)的不理解。这些其实从根儿上对懂的人还是好理解的,DAO 本质上也是人类未来一种新的组织结构方式但一般老百姓就觉得跟割韭菜有关,等老百姓能理解等三十年之后吧,现在我也不指望别人能明白。

这就跟 95 年讲红筹结构,讲 VIE 架构一样,你给老百姓解释,他不理解。以前他们还说什么阿里巴巴是日本的走狗,人人网就是给日本送炮弹打中国。

这一层次的误解我觉得短期其实是无解的,跟别人解释一万遍也不行,那就只能自己闷头做,等做到足够成功,甚至变成主流的一种方式了,那误解自然就消失了。

区块律动 BlockBeats:很多人不相信你们的涨幅,质疑你们拉盘

孙宇晨:这是比较深层次的误解,国内还是有绝大多数人不知道我们项目在海外做的很好,所以让他们无法解释我们如此高的涨幅,只能解释为我的拉盘行为。至今都有无数的人在我微博底下发「拉吧拉吧!」「还没拉啊?」。

我们从来没影响过价格,我觉得绝大多数新韭菜还是高估了一个人对盘的控制程度,我觉得都是一些牵强附会的解释。

区块律动 BlockBeats:你这次回来参加了湖畔大学的毕业典礼,湖畔官方怎么看你最近的事?

孙宇晨:我当时先去道歉,因为所有「120 亿逃亡美国」的负面报道还会提到湖畔,躺着也中枪,影响很不好,我要澄清那个文章报道不是真的。

我的项目确实是湖畔大学里唯一一个区块链项目,他们也希望通过我们来了解区块链到底是什么样。湖畔大学官方就说还是以法律为准绳,不管外面的负面舆论,没被抓进去证明还是好同志

区块律动 BlockBeats:你也是湖畔唯一的 90 后,社会上对 90 后创业争议似乎很大?

孙宇晨:我觉得 90 后挺惨的,除了区块链这一波,每一波都没赶上。我创业最惨的时候,也归结于命运,为啥?因为都被人做完了你知道吗?到我做的时候难度都倍儿大,而且对手都比我强太多。

单从 90 后创业来讲,我觉得机会很少,除了区块链的机会,区块链可能是人类历史上唯一一个属于年轻人的机会

区块律动 BlockBeats:你曾经说过 90 后缺乏严肃偶像。你觉得自己是一个偶像吗?或者说,你觉得 90 后应该以你为偶像吗?

孙宇晨:应该不用吧。

波场 VS 以太坊。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们当初看不起以太坊割韭菜」

区块律动 BlockBeats:你曾经在 Ripple,那时你们的市值是第二,以太坊还没有出来。

孙宇晨:这算是个经验教训,最早 Ripple 做的时候战略定错了,它一直坚持金融机构路线,这一点在今天来是走不通的,或者至少不能作为行业突破口,讲直白一点就是民主制度是不可能靠君主立宪成为全球的主流制度,还是得自下而上。

但那个时候我们还是坚持走高大上路线的,Ripple 可能是唯一一家传统金融机构 back up 的区块链公司,现在回头看当时的思想是错误的。但是我们当时还因此而瞧不起以太坊和它的社区路线呢,以太坊募钱的时候,我们当时是鄙视的,说他们这是非法募资,下作的割韭菜勾当我们则是与高智商的机构投资人达成一致后从事解放人类的事业(笑)。

而且我们还笑话它肯定是在主流投资中融不到钱,才被迫去社区募资骗钱。(笑)当时我们还有人看不上 Vitalik,说他们的智能合约垃圾啊,漏洞百出啊。

区块律动 BlockBeats:你当时也是同样的想法?

孙宇晨:我在 Ripple 里面是负责做社区的,我当时思想是很挣扎的,到底是做机构还是做社区,社区的优先级在 Ripple 内是很低的,包括以太坊分布式众筹的时候我们内部当然很鄙视这种行为,但自己觉得是不是也可以投一点?但是不敢多说,投了被公司认为是一种背叛,所以还挺精分的当时。

区块律动 BlockBeats:你们当时鄙视,可是后来以太坊起来了

孙宇晨:这是对我冲击最大的,2016 年后半场,以太坊一下起来了,越做越好,把 Ripple 超过了。举个不恰当例子,好比康有为梁启超突然觉醒,以前天天读四书五经,天天说洋人不行,结果鸦片战争输那么惨,那种冲击感。

一直说别人肯定错了不如你,为什么突然做的比你好了?那就得去思考你的思想体系那些最源头的原理是不是错误的。所以今天大家很容易明白的一些常识,我们可能当年经历过相当长时间的挣扎和领悟,才想清楚这些问题,走社区路线

原来我们在 Ripple 社区运营得好,不仅不是一种光荣,还是原罪。社区有很多人关注,当时的负责人还把我骂了,说怎么搞这么多老百姓进来,逼格都没了, 我们是个高大上的公司, 觉得老百姓也就谈谈炒币吗,瞧不上社区论坛。

我们也知道以太坊它做起来的第一个功能,其实还是分布式众筹,就是就是面向社区募资的这种心态。

花了数个漫漫长夜,2-3 年的时间我们回到正确的路线上。

区块律动 BlockBeats:想清楚这些之后,你开始做了波场?

孙宇晨:对,我 2017 年决定做波场的时候,我觉得准备得相当充分,意志相当坚定,至少我作为创始人意志是坚定的,我们一不会退缩,二不会动摇,因为在根上想明白走社区路线,也不会管别人会怎么骂,他骂是因为不理解,今天他们骂我,不就是当年我们骂以太坊吗?

区块律动 BlockBeats:决定做波场之前,你想的是什么?

孙宇晨:我想,我们毕竟是最早做智能合约的,眼睁睁看这个至少 2000 亿美元的机会拱手让给了以太坊,明明是同时做的,结果它做成了,我当然是很后悔的,就有点像王兴如果看到新浪微博上市了而我他的饭否只是自己发微博的一个工具,而且饭后做得还比微博早,你肯定会心理不平衡,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做波场的时候,我肯定是毫不犹豫地猛干。

区块律动 BlockBeats:做成了会怎样?

孙宇晨:如果我们做成了,肯定是世纪大翻盘。这相当于是阿里巴巴已经做到马云这个地步时,有人开始做 C2C 电商了,用淘宝翻盘一样。

区块律动 BlockBeats:你对波场当前的状况满意吗?

孙宇晨:目前来看成绩我觉得还是不错的,某种上也验证了社区路线的正确性,做起来是没任何问题的,因为我了解其他人做的是什么水平。不敢跟比特币以太坊比,人家先发优势太强,但是你看今天我们排第十,前九个的水平我是很清楚的,即便我们之前还没做的时候我也知道比他们强。

所以为什么后来,但在我看来是很简单的价值回归,就是我原来想要的方向,只要团队忠实执行了,到他们的 level 还是不难的。可能讲起来也有点装逼,就像王健林说先挣一个亿,但我真觉得不难。

区块律动 BlockBeats:目前波场面临什么挑战或者困难吗?

孙宇晨:我倒觉得我们现处于一个最好的状态,现在还都没有脱离我原来想好的路线,目前是没问题,但要说真的有问题,我觉得可能是两三年后,我之前想透的这些事全做完的时候,该去想新的东西的时候,那可能是最痛苦最困难的时候。

就相当于马云先想做 B2B 电商,再做 C2C,都做完之后,马云确实花了很长时间决定做阿里云,在阿里内部产生过惊天大争议的,这可能是阿里内部一个很困难的时刻。就这种情况下,马云把它坚持做下来并且成功了。

我觉得这肯定跟外界想到不一样,老百姓眼中觉得写代码是最难的,但其实决定做什么不做什么是最难的。很多成功并不是技术人多牛逼,而是一开始的路线押对了,那是操作系统层面的,微软当年要跟诺基亚搞在一块就凉了,早知道跟安卓搞就啥事都没了。

区块律动 BlockBeats:为什么你认为你们一定能做的比以太坊好

孙宇晨:我说我们很多地方都比以太坊做得好,别人都觉得我疯了,但我觉得没有,我就是看到以太坊的核心问题,而且它很难解决,我们很快就能解决,而且会解决得比它好。

17 年的时候,我就发现以太坊确实有几个问题,到今天都没解决。

第一个就是以太坊 TPS 的问题,我在 2017 年初就觉得 2018 应该是 PoS 年,币圈这么久一直是 PoW,PoS 一直做的不成功。现在某种程度上也印证了,你看今年我们跟 EOS 都是 PoS。

当然我也不是说我当年多精明,Vitalik2017 年也说想转做 PoS,但我当时的判断他肯定不顺利,而且很有可能实现不了,以太坊肯定会代表 PoW 一条道走到黑的。

这是我对技术选型的判断,不能说 PoS 彻底把 PoW 推掉,但是至少占一半。如果说将来币圈发展到一万亿,我觉得至少 PoW 五千亿,PoS 五千亿。 即便到了 17 年初,那时候没有 PoS,你想 BM 也就比我早做两个月。所以那个时候我就判断做 PoS 应该有戏,而且没人做。

所以某种意义上我们跟以太坊方向上一样,但确实不在一个赛道上,除非他转 PoS。那为什么我判断他做不出,一是我了解以太坊内部,已经不是 Vitalik 说了算,内部很多派系的。就像蒋介石国民政府表面上看掌握全中国省份,但是内部派系林立,都未必鸟他。网上还有不少人说 Vitalik 很有可能 18 年也会出走。这也要追溯到以太坊确实做的很早,过早被稀释的很干净了。

说回来,PoS 也有很多技术选型,像我们当时选的跟 DPOS 很像的我们叫 TPoS,好处也是针对以太坊的,第一 GPS 高,只要我高了起来别人很容易迁移;第二我们没有 Gas,按频次转账,普通用户只要合约里押金足够多就可以免费转账,这也是以太坊一直的一个问题,要用手续费进行转账。

另外就是以太网的语言太偏门了,这也是海外程序员的一个现状,他们特别痴迷于这种偏门儿语言,以太坊也是个典型例子,他当时选的 Solidity,他肯定没有做系统性判断。还有的项目很搞笑居然用的是 C#,一个性能很差、异常偏门还很古老的语言。

这个东西早期看不出来,但后期很严重,选不好会导致训练程序员等一系列都跟不上,如果后面战争打起来,都会变成很现实的数学的问题,几个月训练出人,几个月掌握,几个月开发好,都会变成这些方面的竞争。

所以我们选型选了 Java, 我们应该是大型项目里唯一一个选了 Java,我觉得还挺奇怪的,因为 Java 是程序员里面的英文,都会都懂,一开始就应该选 Java,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不选,选了很多很诡异的语言。Java 本来就有 JBM,做 JBM 他们上手是最快,当然以太坊自己也做了 EVM 但是肯定没我们的 TVM 好,我们 TVM 用的还是 Java 的虚拟机。

区块律动 BlockBeats:你相信自己会赢得这场战争。

孙宇晨:我们经常会听一些战争的传说,战场上谁多么英勇占领了什么,其实很多战场的结果早在战争前就已经决定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区块链能做什么,看互联网发展史」

区块律动 BlockBeats:你给波场只规定了三种应用。

孙宇晨:我有一个优势,以前我在移动互联网是做应用出身,虽然可能是三流应用创业者吧,那可能是时势造成,但我的应用思维也还是强很多的,我我给波场只规定了三类应用:线上游戏、线上博弈和线上内容,这是我是觉得唯一能做的三类。

为什么?你去看互联网史,互联网先起来的就是内容资讯,新浪搜狐这些,然后是游戏,盛大这些全出来了,线上博彩我就不用说了,它的资金流都在线上完成,不需要和线下结合。互联网 IoT Internet of things,物联网)都没搞定呢,就做区块链的,怎么能成?

区块链一直有个错误的选情判断,很多人上来想做个线下,绝对成不了。这就是互联网的本质,先线上后线下,线上还没成熟,就跑区块链里面做线下的那些人,脑子抽了是不是?

我个人觉得去中心化互联网,用互联网看也有高度相似之处,如果互联网都没做成的,去中心化也去不了,至少短时间内。以五年为期,能起来的就是我想做的这三种。

区块律动 BlockBeats:你持有哪些数字货币

孙宇晨:最多的肯定还是 TRX,我自己投资买的。比特币还有一些,以太坊也有一些只不过不在一个量级,比特币是以太坊的十倍左右。其它都没有保存了,因为绝大多数我甚至不看好方向。

我觉得在选型的时候币圈还有一个普遍的错误,大家往往是觉得一定要惊世骇俗,像武侠小说中张无忌从白猿伤口中剖出一本屠龙宝刀武林秘籍出来,号称超级牛逼这种。我觉得挺幼稚的,我们选型的时候,我觉得行业里只有两种东西,如果要做稳定公链,基本只能选 DPOS、PoW,别的都还没运行过。

别的项目就不多吐槽了,我觉得前十的项目里面有问题都挺多的,这也是为什么币圈充满风险。

区块律动 BlockBeats:所以你觉得波场没有这样的问题,因为目前你说了算。

孙宇晨:对。


在近期,无论是 XRP 还是 ONT 的实际控制者在接受 BB 采访时都表达了回归技术本源的意愿。尽管数字加密货币的战争仍然在继续,但比起纯粹的炒作、拉盘和割韭菜。每个币种背后的团队都在发力技术的突破和应用场景的落地。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微信号 BlockBeats)相信,在不久的未来,这些愿意回归技术价值的区块链将会找到自己真正的价值。当然,回归价值本源并不一定意味着上涨,也有可能是从虚热的价格中回到币种的真实价值。


区块笔记版权所有丨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对话孙宇晨:以太坊当年也割韭菜,但是他们赢了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